用創業寫奇蹟

用創業寫奇蹟

【楊福浩,用創業寫奇蹟】

淡江蝙蝠電子報2009年08月號
文/陳芸英

 

在找楊福浩辦公室的路上,我一度以為自己走錯了路。因為所有與「按摩」連接得上的印象完全沒有出現,懷著忐忑的心情上樓,透明的玻璃門內像一般企業的辦公室,一個盲人都沒有,直到開門的同時我看到一位視障者摸著牆想招呼我,此刻我才定下心,「沒錯」,他是周圍朋友跟我敘述的楊福浩。

朋友敘述他是一個「小巨人」,果然個頭不高;更多人封他為「視障界的奇蹟」,因為他創業失敗過二十七次,直到開「信安按摩」才將單打獨鬥的按摩業以連鎖店方式經營成功,這樣的紀錄恐怕難有人破表了。

 

他和秘書引我到總經理辦公室訪談,一路和我閒聊著,「你別看外面的辦公室有一半的座位空空的,其實很多人是外出辦公啦,」其實我沒太在意,很多辦公室也不常「滿座」啊;但接下來他不經意的一句話嚇到我了,「外面有七個是從食品公司進來的,你要分的話看年紀,那些年輕的大部分是我從『麵包工廠』帶來,年紀大一點的就是原來管按摩的。」    

「你以前做麵包生意喔?」他竊笑,「對啊!因為我投資的麵包工廠失敗啦,總不能讓他們失業吧,大家一起做食品這麼久,有感情,就叫他們跟著過來……」為了怕我質疑他們的能力,他立刻補充說明,「我每天跟他們上課,開晨會,講很多管理上東西,大家也進入情況了。」    

「但麵包和按摩是兩個截然不同的領域,他們願意嗎?」我一臉狐疑,但他聽了顯然有幾分得意,「我跟你說實話,你聽了不要笑喔,他們根本不是喜歡按摩這行業,是喜歡我這個老闆啦!」說完自顧自的哈哈大笑。    

他的笑容裡隱約還看得出年少時的輕狂。三十八年次、AB型的楊福浩在念台中啟明時就展現跟其他盲生不一樣的抱負,他除了鑽研按摩技術外,多數時間靠自修學習他所感興趣的「企業管理」。所謂「自修」是聽收音機,當時警廣的「時論家言」、中廣的「工商時間」都是他的啟蒙節目,他藉此吸取商業和管理類的知識;若有機會認識創業成功者,也虛心求教,思索各種行業可能的獲利模式,甚至接觸股票……    

 

楊福浩畢業後,晚上專心按摩,賺到不少錢,他把這些錢投資到白天的創業上,即使工作超過十六個小時,但工作起來仍然神采奕奕。由於視障者的行業多半被侷限於按摩業,楊福浩顯然想衝破被框架的牢籠,在其他行業找到可能性,他投資的行業包括印刷、郵購,販售圖書、文具、精品、影帶、麵包店……    

「我的確是拿自己當實驗,這些嘗試過的事業如果成功,對視障界都會是一個很大的鼓勵;如果我開按摩成功,別人一定會說,瞎子開按摩院有什麼了不起的?我如果能在按摩業以外的行業成功,那麼我個人的一小步會是視障界的一大步,因為會讓視障朋友更有自信,社會更容易接納,政府也會願意編列預算教育視障者,我有這使命感。」    

他一共經歷二十七次失敗,越戰越勇,「我這個人就是不怕困難。」    

嚴格說來,楊福浩成功過一次,他曾是國華人壽的保險員,也是第一位拉保險的盲人,當時還創下百萬年薪紀錄,但那不算創業,不列入記錄。    

創業失敗都有不同的原因,「但每一次失敗我一定會檢討,這過程中做錯哪一個決定;我今天如果說錯一句話明天馬上會更正,修改、調整,到目前為止都如此,真的做到一日三省吾身。」    

也許這種精神感動了上帝,民國八十九年,五十二歲的楊福浩決定回到自己的老本行,在淡水老街旁,擺著一張椅子替人按摩。開張沒幾天,就按到雙手酸痛,客人多到按不完;「我評估有人潮就有錢潮,」決定進軍商機龐大的淡水,直接開店面;沒想到第一年就淨賺六十萬元。    

「我很早就有一個心願,如果我創業成功,我要讓更多的視障朋友就業,讓他們賺錢,」所以只要店面稍有盈餘,他就拿去投資,意外的將按摩院以「連鎖店」方式經營成功,目前「信安按摩」有總管理處負責十五家分店的人事(台北市7家、永和2家、新店1家、板橋1家、三重1家、台中市3家),按摩師高達一百八十六位,去年營收超過一億。    

楊福浩表示,「對我來說,夠用就好;如果我狠心一點,從師傅身上多抽百分之五,以目前一個月營業額超過千萬計算,我一年至少可以多賺五百萬元,但這不是我要的,賺錢從來不是我創業的目的,我的目的是幫助視障朋友就業。」不過他坦承,在SARS期間,生意驟降,為應付店租、管銷等基本開銷,曾多抽百分之五,維持一年多後才調整回原來的抽成比例。

 

目前信安是全台灣規模最大的按摩中心,其特點包括店面開在一樓、分節收費、不設櫃臺……談到這獨特的經營模式,楊福浩自有一套想法,他一一解釋著︰店面開在一樓是因為當年色情行業打著按摩的招牌去從事色情行業,導致一般的消費者(尤其是女性)不敢上樓消費,而且店的規劃都是隔著一個小房間,外面看不到,連上去都不敢,所以開一樓是去除一般人對按摩業的疑慮,也使按摩店可以透明化。「其實不只按摩院該開在一樓,商店本來就該開在一樓,就一般的商店也很少開二樓,像便利商店(7-11)很少開在樓上的,這樣消費者才進出方便,也容易吸引人潮。」  

 

位於一樓的「信安按摩」,透明、明亮,讓客人有安全感。信安的另一個特點是,消費者按摩完畢之後,費用直接交給按摩師而不是櫃臺小姐,「這是希望消費者跟按摩師能直接互動,比較有親切感,而且隨時可以加節,」如果設櫃臺勢必得另外請人,請一個一定不夠,因為要輪班,請兩個就多出六到八萬的支出,為了節省開支就不設櫃臺,取而代之的是每一家分店都有一個按摩師兼任的店長,店長必須會記帳,並在每天下班前代收按摩師繳交場地管理費 ,隔天打電話到總公司報帳,所以總公司很清楚每個分店、每個師傅的情形,帳目一目了然。    

店長額外的工作則享有津貼禮遇,「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有發生店長不老實的情形。」主要是因為楊福浩都選具有「工作熱忱」的按摩師當店長,這是必備條件,他相信店長,而店長也愛惜自己的名譽。    

目前總公司有兩位副總經理,下面有區經理,區經理才是真正管按摩師的人,「店長並沒有被授權管按摩師,因為他自己就是按摩師,不能給他太大的權限,否則他是否公平正義都很難講,因為這牽扯到個人利益。」而一個區經理管三或四家店,以管五十個按摩師以內為主;副總經理帶兩三個區經理,此外有總務、有開店專員、有會計、有秘書。    

至於按摩師的管理,公司定了一些規矩,包括不得連續工作七天、不得私約客人按摩、店內不得吸煙、嚼檳榔、喝酒、玩牌、賭博、吸毒、偷竊、打架等不良行為……「沒有公告的就不管,公告的就管到底。」楊福浩有一個目標,「管等於不管,不管等於管」,這是很高的境界,而他幾乎做到了。「我很多店一年都沒去過,我不太去店裡,大家都按這一套制度走,不需要用到我出面。」不過,為了避免按摩師與客戶之間有糾紛,店裡設有客戶申訴專線,由副總經理負責。    

儘管有制度有規矩,但按摩師跟客戶之間不是沒有糾紛,只是少之又少,以信安一個月做一千萬業績的情況來看,平均消費如果是三百塊,一個月就有三萬人次,「但紛爭大概幾個月才發生一次,」在這麼罕見的情況下,楊福浩舉三個例子說明。其一是按摩師按摩時太過用力導致客戶肌肉疼痛,客人要求退費,「我們就直接由公司退費,」還有一次是按摩師不小心扭傷客人的脖子,客人也要求退費,「我們也照退,」但這兩個例子他都沒有轉告師傅,「那兩個師傅都有年紀,平常表現很好,而且幾年才那麼一次,這顯示師傅不是故意的,我沒有必要跟他講幾百塊的事,」另外是師傅按摩女性的尺度讓客戶不舒服,連幾次規勸沒有改善,「我最後把他開除。」    

當初取名「信安」主要是國台語都好念,發音幾乎一樣;另外希望給客人「講信用」、「安全」的感覺。有違「信安」,都是不被允許的事。    

這麼多年來,楊福浩開除師傅的人次是個位數,大多數是因為「打架」,「打架我一定開除,因為要讓上班的人有安全感,恐嚇是不行的,很多師傅打架多出於恐嚇對方。」不過在技術上他反而寬鬆,技術如果只有60分,他就錄取,工作一段時間幾乎就會上升到80分以上,因為師父彼此會切磋,自然會進步,如果真有不行的,「我會貼錢請資深的師父教他。」有人問他為什麼不一開始就找技術80分的按摩師呢?「我說過了,我要為視障者創造就業機會啊!」    

不過,跟其他事業一樣,他也遇到技術成熟的師傅出走的情形。楊福浩坦承,心裡不可能沒有波瀾,但基本態度是「樂觀其成」,但不希望開在他的按摩店附近,因為會影響原來門市的生意,師父就賺不到錢;不過有極少數的人喜歡搭順風車,就故意開在附近,例如南昌路就有師父在三百公尺附近另開一家店,「影響我們十分之一的生意,」新店那一家更嚴重,他直接在隔壁開一家,一開始也是衰退,後來逐漸改善,現在是成長的,影響不大。      

楊福浩最先在淡水發跡(前年底無條件送給師父,也已改了招牌),人多就開起分店,但在淡水也關過分店;開店是因為人多開分店,哪一帶有人潮他就開在哪裡;關店大部分是因為虧錢而關店,不過也有其他原因,例如有一家沒虧太多但也沒有利潤,也關店;台中有一家是因為師父和房東刁難他,他賭氣而關店;還有因為師父同時走了,沒人做,關店(不過後來才知道自己被騙了,因為關店之後他們又回到原地繼續做下去)。其實做門市生意關店並不稀奇,「像7-11也常在關店啊!所以不是一開店就會做永久;我每個月都會檢討盈虧,看撐得住或撐不住。」但關店之後他沒有辭掉按摩師父,而是調到別家店或開新店給他做,在他的觀念裡,「永遠沒有缺額,也永遠沒有額滿。」    

楊福浩談信安的經營常以7-11為例,原來他的兩個孩子都在7-11工作過,其中一個做了7年,還當了店長,「我們沒有設櫃臺、沒有專職的店長,這就是跟7-11學的,7-11的店長也要打收銀,也是要搬貨,也要整理東西,只是多領獎金和津貼而已,這些管理制度就是百分百從7-11複製過來的,這一套跟按摩業根本沒有關係。」至於總公司的組織則跟過去曾任的保險公司有關係,他們有一些層級,什麼程度是主任、什麼程度是區經理,什麼程度是處經理……「我的副總經理、區經理、店長是參考他們的制度。」    信安的經營模式跟傳統按摩院完全不一樣,倒是比較像企業經營,「的確,我們現在公司的內部組織、制度都是企業化。」楊福浩認為這跟他過去二十七次的失敗經驗有關,這些行業彼此似乎沒有太多關連,但其實都跟「行銷」有關。換言之,現在的按摩業之所以成功是過去二十七次失敗所累積的成果。    

楊福浩三歲那年因接種天花疫苗,突然高燒不退,沒幾天,視力逐漸退化,導致雙眼失明。眼盲的打擊並沒有擊垮他的鬥志,剛過耳順之年的他仍展現雄心大略,像是到對岸擴展事業,事實上他去過幾次,但礙於租金太高目前仍在評估中,而比較具體的計畫是在十年後成立「麵包工廠」。麵包店是他父親生前的願望,他到八十幾歲還每天唸著自己當麵包店的董事長,他希望重新再來,幫父親完成心願。    

 

訪談結束後,楊福浩請一位「年輕」的員工帶我到附近的分店拍照,按楊福浩的「分類」,他應該是從麵包店過來的,一問之下,果真如此。「我是單親,老闆知道我需要錢,幫我找很多加班機會,我很感激他。」其實關於楊福浩照顧員工的故事不勝枚舉。他十二歲就立下志願,但願自己是一根小蠟燭,能燃燒自己照亮別人。蠟燭點燃的光雖不熾熱,卻充滿生命的溫度,讓周圍人感受溫暖。